​ 当你手握方向盘那一刻,你的手里就握住了很多人的生命;当你走上马路那一刻,你的生命也握在很多人的手里。

​ 最近在新闻里看到最近2018年的诸多安全事故,感慨良多。

首先对以上事故中的遇难者表达沉痛的哀悼,对事故中的肇事者表以极大的愤慨。

接下来,除了愤慨之外,想就安全事故中及事故后人们的反应进行总结。毕竟每次出现事故去不断地谴责肇事者已是惯例,除此之外我们也该从多个其他角度考虑问题,根据人们对道路安全的认知和处理方式,从非机动车(行人、骑自行车、电动车)角度我讲大致分为5种类型。

  • 类型一

我能活到现在,是因为我之前所有的判断和行为都是正确的,甚至可以以此拿来教育他人。有着法律赋于的行人优先权护体,走在机动车道旁我心胸坦荡、走路欢畅,即便后方来泥头车岿然不动、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势,骑电动车骑到车内道才算痛快,不别车不超车那叫一个不自在。天桥?斑马线?不存在的!憋开玩笑了,劳资行走江湖这些年在路上怕过谁。交通法规是ZF那帮孙子拿来创收的,谁遵守谁傻缺,我每次机智灵活的穿行真是省了不少时间呐,即使出了事故肯定是今天没看黄历倒了霉,必是他人的全责……这个类型的人比较可怜,他们为了挣扎着生存,无暇过多顾及自己的安危,安全的漠视如同对自己生命的漠视一样。拿来思考的时间比较少,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司机的手中,放到别人的脚下。

  • 类型二

会遵守安全法则,走斑马线,上行人天桥,骑电车从不上机动车道,偶尔在空无一车的道路上闯闯红灯,穿个马路倒也无伤大雅。可是却有一个致命的问题:认为遵纪守法就是安全。骑电动车带了头盔就敢和泥头车并行。绿灯走斑马线,摆摆手就是告诉丫汽车小心点,斑马线上你全责!却不曾想到,也许司机没看到他、也许他是醉驾、新手、疲劳驾驶,正在看手机消息,也许……此时,他相信法律赋予你的权力,深知出了事故政府也会有公正的判决,大众也会同情你,一边倒的批判无良司机害死人。责任也划分清楚了,驾照也扣了,肇事者也谴责了……

可是,又有什么用呢?生命的戛然而止换来了判决书上对方的全责,几年的禁驾,大额的赔付金额,也换来了亲人的撕心裂肺、痛心疾首、绝望深渊。一切他都没错,错的是死神不该在人间晃荡。哪怕即使占理也多加个小心,小跑两步。这个类型的人意识形态停留在孩童阶段,眼里满是对和错。然而成人的世界里,眼里更多的是利和弊。

  • 类型三

有类型二的所有优点,但无暇关注这种事,但报以同情之心,会进行一些劝解,但他们从不和傻子讲道理,也从不帮弱智理逻辑。但是他们会教育子女、亲人,耐心的不厌其烦的讲这种安全问题,即使听了耳朵都生了茧。同时他们深知世界残酷,每个人的生命有限,自然界本就是无情的,适者生存,弱者淘汰,跑得慢的兔子就是要被狼吃掉,剩下的兔子速度才会越来越快。想不通安全道理,听不进忠言善语的基因注定慢慢被安全事故所吞噬,剩下的才能抵抗的了未来更多的未知。 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,没有哪个上帝规定你不是坏人就给你金身护体。

  • 类型四

拥有类型二、三的所有优点,遵守安全法则,灵活变通,分得清利弊,把事故发生的概率控制在最低。不跟死神较劲。 同时他们也比较有大爱,愿意花自己的时间积极地在新闻网站、论坛评论,期望能帮助他人改变观念,从而帮助他人更好的保护自己和在乎的人,是社会的进步的中流砥柱。我自认为我没有这样的大爱,所以目前依旧停留在上一个类型。

  • 类型五

这个类型一般是行业的翘楚、机关的高层、出世的智者,他们站在更高的视角观察的影响这个世界,他们并不会过多在意个体的生死,但具有更博爱的悲天悯怀之心。但他们不会让愤怒影响自己的思考,他们追根溯源,刨根问底,探寻避免事故的方法。他们关注的是事故发生率,法律保障条文。出钱出智慧,规划城市、设计法律。


意外事故当然谁都不愿见到,谁都不能完全避免,但我们确实又要生活在这个世界,不能因为有危险的可能就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,窝在屋里、因噎废食。我们能做的是在安全问题上多一分思考,就能在危机潜伏的时候多加一份小心,生命就多一分保障。